crazed wen

那么天涯:

我是很没有耐心等待的人,但运气还不错。梅里雪山,2011.

千阳:

拳王阿里说过,当我成了冠军。我要穿上陈旧的裤子,头戴肮脏的帽子,留着胡子,独自踏上征途,然后一直走下去,直到能找到只因我是我而爱我的女子为止。

--耗资--:

清晨的蒲甘,一位妇女顶着花篮沐浴在阳光下。这一刻,我算是真正理解了沐浴这个词用在阳光下是多么的贴切。

屹青:

「藍色海岸線」


以前在北法就總是聽說南法的「藍色海岸線」特別美,並且屬尼斯的最經典。我的確很相信這句話的。結果上山後,雲層擋住了太陽公公,這陰鬱的畫面沒能讓我感受她的熱情,唉,反正海水還是藍的。罷了罷了。


攝於尼斯,二零一四年夏


Hasselblad 503CX

Carl Zeiss Distagon T* CF 60mm 3.5f

Kodak Ektar100

SINCE Fennie:

(日本 北海道随笔录  图片均菲林拍摄  多图预览)

今年2月份去的北海道,总是惦念着写写游记,结果,来到夏天依旧未动笔!现在重新翻阅当初的照片,倒有降温作用!

端午刚过,热气熏天,这南国局促的气压,总是让汗闷着而无法酣畅!

这一辑照片拍摄于东京浅草寺及附近,当时去的时机不算好,频临闭寺时间,所以寺庙内无法参观,而是在周遭随意一走。由于降雪刚停,所以化雪期间,地面特别湿滑,行走必须小心翼翼。与国内 一样,典型的景点周围必有成群的纪念品店和小吃。

我们绕过浅草寺一排纪念品店,来到可以看到东京塔的另一小巷子,坐落着无数小酒馆和料理店,不停有热气从里面排出,还有嘤嘤的日本语。

或许刚历经雨雪,东京的空气清新无比,街道旁已经铲出一堆堆雪团,让出道路。在景点区附近,东京特有的行色匆匆并没显现,反倒多些悠闲。

噢对,在浅草寺里求了签,向导说最好用硬币5日元,为何,因为硬币5日元中间有个圆圈,是象征吉祥幸福,并代表缘分。不得不说我侥幸,好多旅人口袋中都有硬币,但独缺5日元,在下刚好就有一枚。并抽得一纸上签。

签符上的国字,也足够让我理解含义。

默念了祷告祝安的心里话,没有买任一纪念品,惬意地离开。

F2.8:

Yes, you did it!

在果园里的公路上,这位女士从远远的山脚下,一路奋力,终于成功登顶!

屹青:

從聖保羅回到尼斯了,今天也是住在尼斯的最後一天,當然要到Parc du Château去看看全景。那丁達爾光線啊,不冷不熱的,遊客們被雲層欺負了。(三圖)


攝於尼斯,二零一四年夏


Hasselblad 503CX

Carl Zeiss Distagon T* CF 60mm 3.5f

Carl Zeiss Sonnar T* CF 150mm 4.0f

Kodak Ektar100